首页 >>
四川青城高尔夫俱乐部因质量和服务问题引发会员集体维
发布时间:2019-07-20 04:25:09 来源:优发国际-优发国际手机版-优发国际官网点击:15

  中国商报/中国商网四川报道(杜小天 记者 徐民)高尔夫是一项古老的贵族运动,是一项十分强调传统性的讲文明、重礼貌的运动,也是一项对打球者文化素质要求较高的运动。作为1996年就启用的成都市首座高尔夫球场,四川都江堰青城高尔夫俱乐部曾经是成都市对外交往的一张名片。然而,该球场经历了产权易手和几次更换承包人后,由于年久失修,被球友调侃为“青城菜地”。该球场会员集体请求都江堰政府职能部门维护自身权益。

  图为青城高尔夫球场草坪质量较差,沙土裸露在外

  青城高尔夫俱乐部由会所、练习场和球场三个主要功能区组成。据会员反映,球场的发球台平整度较差,草少且疏于修剪,基本无法托球。球道上打痕较多,在靠近长草区的位置,随处可见树枝、杂物。作为景观的部分人工湖,垃圾漂浮,虫子跳动,水质浑浊。此外,球道排水系统丧失功能,原设计和建造的排水系统已塌陷,地势低洼的地方在下雨后就变成沼泽。记者在会员提供的照片上看到,部分沙坑下雨后变成了水凼。

  据会员介绍,青城高尔夫球场和会员签订的合同看起来非常简陋,几乎没有会员权益、球场义务的条款,更没有球场品质的条款。球场在事先拟定好的合同中,提到了俱乐部章程,记者试图从章程中去寻找答案,但没有一个会员知道章程的具体内容。

  然而,记者在就球场品质和俱乐部章程问题采访该俱乐部一李姓副经理时,一直没有得到正面回应。

  在世界各国,业余球手下场打球有两种选择,一是用小拖车自助拖包,二是租用球场方提供的专用高尔夫球车。在我国,由于人力成本相对较低,下场打球会有球童提供服务。一般情况下,生意好的球场会提供一个球童服务一位球员的服务。

  二十年来,青城球场也是按照这个惯例进行管理的。而在大约一年前,管理方突然改变规则,强行要求球友只能租车打球,不能再拖包打球了,理由是“拖包打球会损坏草坪”。

  有会员向中国商报透露,球场方强行要求租车打球的目的是为了盈利,记者查询到,一般高尔夫球车的价格大致为2万元。按照球场目前的租车标价,双人单车每人需支付100元、单人单车需支付150元计算,按照日均双人租车1.5次计算,一辆球车四个月内就可进账2.4万元。一辆球车按五年使用寿命计算,便可进账36万元。

  记者在青城高尔夫球场的出发区看到,约20辆成色较新的绿色球车与其他60辆成色较久的球车摆放在不同位置。了解内情的会员说,这是球场承包人刘某为了赚钱而私人购买的,放在俱乐部经营,收入和球场分账。

  据记者了解,国外高尔夫运动发展充分,除了很多公共球场,还有很多会员制俱乐部球场,而我国几乎没有公共球场,绝大部分高尔夫球场都是会员制。要成为会员,首先得交纳一笔数额不菲的入会费,会员卡分为公司卡、家庭眷属卡、个人卡、FGT卡以及其他类型的会员卡,入会费越高,会员待遇就越好。其中,公司卡的入会费最高,公司是持卡人,可以享受四名球员同时下场打球并享受会员待遇。不少公司为了接待需要,花费重金(数额从20-36万元不等)购买了公司卡。

  会员告诉中国商报记者,两个月前,球场方突然规定公司卡会员不仅需要提前24小时通过传真方式订场,而且只能在次日下午二点以后打球,引发了公司卡会员的强烈不满。

  记者从几份入会合同中看到,球场方对不同公司卡会员采取了差别对待,部分入会合同写明须提前24小时以传真形式预定开球时间,否则视为非会员,但记者手中的另外几份入会合同则没有类似规定。同样都是公司卡会员,同样都交纳了一笔高昂的入会费,为何实行差别待遇,对此球场管理方没有给出解释。

  四川良讼律师事务所韩逍洋律师认为,授予不同会员不同待遇,是球场管理不规范、不成熟的体现,在合同约定之外不合理地限定会员权益是违法的,可以通过投诉、诉讼等方法予以纠正。

  由于工作地点或者个人喜好的变化,会员存在转让会籍的客观事实。几乎所有的高尔夫球场中,都允许会员转让会籍,青城高尔夫俱乐部也不例外。然而,青城高尔夫俱乐部在会籍转让过程中却要收取手续费,个人会籍卡转让需缴纳3万元,公司会籍卡需缴纳更多。

  在几份会员卡入会合同中,记者看到,都写明球场可以收取转让金额一定比例的手续费,具体数额由球场方公布规定。换言之,会籍转让费是球场单方决定的,会员根本没有决定权。

  除了会籍转让费之外,青城高尔夫球场每年强行向每位会员收取3600元的年费。三年前,青城高尔夫俱乐部要求所有会员补缴年费,否则,不享受会员待遇。据会员推算,仅此一项,俱乐部承包人一次性就收入上千万元。而这些钱理应部分投入到球场中,用于改善球场品质。

  赵逍洋律师认为,会籍转让是转让人和受让人之间的民事活动,本质是转让人将会员权益自行转让给受让人,依法通知球场管理方即可,不需球场同意,但是,由于球场需要办理变更登记,录入新会员的信息,付出了一定人力劳动,只能象征性收取费用,如此高额转让费,实质是利用球场方和会员之间的不平等地位的强制收费,会员有权拒绝,甚至有权追回。由于合同上未规定年费,会员也有权利拒缴和追回。

  青城高尔夫球场的品质是否存在问题?球场是否涉嫌强制消费?是否随意损害会员权益等问题?本报将持续予以关注。